疫情之下:中国电竞的中场战事

原创 新博狗  2020-04-27 06:03  阅读 18 views 次
摘要:

  曾经的电竞赛场,双方选手现场对战,舞美令人目眩神迷,解说热情澎湃。到了中场休息,还会有明星登台表演,再加上观众的加油呐喊,让电竞赛场尽显潮酷范儿。

  曾经的电竞赛场,双方选手现场对战,舞美令人目眩神迷,解说热情澎湃。到了中场休息,还会有明星登台表演,再加上观众的加油呐喊,让电竞赛场尽显潮酷范儿。

  但今年,电竞比赛大变样。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线下赛事全面停摆。全球来看,V社、EA、暴雪纷纷暂停旗下不少电竞赛事。崛起中的电竞,一旦全面停赛,必然是巨大的打击。

疫情之下:中国电竞的中场战事2019年chinajoy现场 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董兴生 摄

  依托电竞比赛的灵活性,不少电竞赛事转移到了线上,中国电竞正在通过线上恢复生机。只是,失去了观众的呐喊和炫目的舞台,选手们打比赛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单。

  “没有观众,多多少少会少一点热情。”RNG.M电竞俱乐部选手虔诚(本名刘学煌)向每经记者坦言。他说,线上赛跟平时训练差不多,缺少氛围,不过他已经适应了平时戴口罩训练。

  这两年,中国电竞行业发展飞快,尤其是移动电竞的发展。在政策支持和行业努力下,2020年原本是中国“电竞大年”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疫情让线下赛事直接离场。为了不使行业发展停滞,俱乐部、版权方、赛事执行方、直播平台等参与方抱成一团,通过线上赛事,极力维持行业发展。

  初次探索,人人皆是摸着石头过河,可谓如履薄冰。

  腾讯互娱移动电竞业务总经理、KPL联盟主席张易加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,电竞是基于互联网平台诞生的一种新型体育竞技方式,比起传统体育赛事,电竞线上赛确实有一定的优势。不过,张易加还是希望疫情可以尽快结束,尽快恢复线下观赛,毕竟,现场观赛的氛围是线上赛无法取代的。

  上半年500场赛事取消或延期 直接经济损失超10亿元

  疫情爆发后,电竞选手很快适应了新节奏,线上赛事陆续开展,让电竞产业各个环节得以运转。然而在开启线上比赛之前,电竞赛事跟其他体育赛事一样,经历了痛苦的暂停和中断。

  从2020年1月底开始,随着新冠肺炎疫情不断蔓延,陆续有电竞赛事宣布取消或延期。1月26日,英雄联盟团队宣布LPL春季赛自2月5日起比赛延期进行,同一天,腾讯宣布原定于2月29日举行的穿越火线职业赛推迟。

  此后,守望先锋OWL联赛、宝可梦锦标赛、绝地求生PCL 2020春季赛等赛事,先后宣布推迟开办。每经记者了解到,全球范围内,众多电竞线下赛事因受到疫情的负面影响,不得不取消或转为线上。

  2月26日,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消息显示,疫情期间及上半年,上海已有400多场线下电竞比赛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。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统计数据显示,全国近30家有影响力的电竞企业,一二季度取消或延期的赛事达500场左右,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0亿元。

  线上求生 俱乐部和队员都需要适应过程

  不过,电竞与传统体育赛事的不同之处在于,电竞赛事可以顺畅地转移到线上进行。事实上,也有不少赛事已经开启线上求生。

  王者荣耀职业联赛(KPL)第一个表态转型线上开赛。2月18日,王者荣耀发布春季赛开赛调整公告,将春季赛常规赛从“线下赛制”调整为“线上赛制”,这也是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创办5年来首次尝试线上赛制。

  2月26日,王者荣耀职业电竞联盟宣布,2020年KPL春季赛将于3月18日开赛,揭幕战由成都AG超玩会对阵重庆QGhappy。开赛首日,被禁足在家一两个月的观众,爆发出强大的关注热情。几大直播平台赛事直播间及官方网站当日观赛峰值合计超过6200万,创下KPL举办以来非决赛日新高。其中,仅虎牙单个平台就创下1200万热度,快手直播热度峰值也超高10万。

疫情之下:中国电竞的中场战事央视纪录片《电子竞技在中国》截图

  差不多同一时间,2020英雄联盟职业联赛(LPL)春季赛同样采取线上方式进行,比赛直播登上了企鹅电竞、虎牙、B站、快手等各大平台的“首页置顶”,整体的直播平台单日的观赛热度超过一亿。

  “现场的比赛氛围其实很能激发一个选手的潜能,特别是像我们队伍里,其实是有队友需要那种现场的气氛来提升临场状态,所以稍微还是有一些影响。”成都电竞俱乐部AG超玩会一名选手告诉每经记者。

  疫情期间电竞赛事转战线上,多少有些迫于无奈,但“云电竞”的概念无疑因此火爆起来。疫情,也成为官方线下赛事转为线上的一个契机。

  然而线上开赛,也并非轻而易举。最首要的问题,是分散在各地的战队成员无法集结。

  每经记者了解到,各大赛事联盟宣布推迟或延期后,各俱乐部也相应推迟了战队选手返回基地的时间,这本身就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战队的训练。

  RNG俱乐部市场负责人告诉每经记者,各赛事联盟的比赛日期也都延后,为了保证安全,返回基地的时间也都延后,虽然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战队的训练安排,但并不影响RNG的赛训体系。

  “俱乐部和各个项目主办方都在积极地沟通协调,之前只能隔离在家的阶段,训练基本都转到了线上,网络、设备、沟通都遇到了些困难,对俱乐部和队员来说有一个适应的过程。”成都电竞俱乐部AG超玩会创始人姜亚斐说。

  姜亚斐告诉记者,目前,俱乐部一部分项目在战队选手“返回基地附近的酒店隔离14天之后”,已经恢复线下训练。“还有些项目返程仍在待定,还是保持线上训练的形式。”

  线上训练尚且如此,线上开赛更为不易。尤其是有的战队成员身在湖北,无法归队,只能在老家远程接入比赛。“为保障部分湖北籍选手在家安全参赛,需要为选手采购并邮寄标准化设备。”张易加介绍。

  张易加还告诉了记者一个小故事,3月18日,KPL开赛首日,重庆QGhappy俱乐部首发选手夏圣钦(hurt)还发生过一个小插曲。当时,夏圣钦(hurt)身在湖北老家,而开赛前4个小时,他家附近的一根电线杆被车撞断,造成网络故障,好在抢修及时,才没有错过比赛。

  “保障网络稳定性是最难的环节。”张易加介绍。以往的电竞赛事在特定场馆,可以尽可能排除各种干扰因素。但线上赛时期,各俱乐部只能在所在地参赛,部分湖北籍选手在家参赛。“家庭网络的稳定性不如企业级,企业级网络由于所在城市不同也会造成延迟高低不同,这些对于职业级别的竞技多少都会有些影响。”

  实际上,疫情之下,仓促开展线上比赛,还面临不少其他的挑战,其中就是公平性如何保障的质疑。“从目前技术经验看,职业赛事线上办赛还是一个接近于伪命题的解决方案。”有业内人士认为,“线上比赛不能解决硬件、比赛环境的绝对公平和稳定”。

  对此,各大赛事主办方和俱乐部也有清醒的认识。以KPL为例,在开始之前,联盟就公开了线上赛的具体规则,对线上接入选手、比赛网络、比赛场地等,进行了全面规范。在比赛进行期间,赛事团队派出监管人员,进行现场监管及应对突发情况。

  “赛事制作的持续性方面,我们有远程制作中心作为线上赛的保障外,还适当做了些‘减法’。例如,为了保障比赛的带宽,适当减少选手的直播镜头,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确保线上赛的稳定运行。”张易加说。

疫情之下:中国电竞的中场战事应书岭 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  “线上赛和线下赛其实差异并不大,主要差在30%的现场运动员的互动和舞台效果”,VSPN CEO应书岭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,电竞的线上只是代表电竞有数字化的优势,因为疫情的原因现在人们享受数字化的吃饭、出行,现在也在享受数字化的体育。

  线上比赛拖累电竞商业化 有俱乐部赞助、商务归零

  不久前,数据统计机构Newzoo发布的《2020全球电竞市场报告》预测,2020年,全球电竞行业收入将达到11亿美元,年同比增长率达15.7%。在全球市场中,中国市场以3.85亿元收入和35.0%的占比,成为全球最大市场。

  细分之下,11亿美元的总收入中,主要为赞助和媒体版权收入,其中赞助收入高达6.37亿美元,占比57.9%。不仅如此,电竞赛事赞助收入同比增长率高达17.2%,这说明各方赞助商对电竞市场抱有极高的认可度。

  但随着疫情的发展,电竞赛事由线下转入线上,电竞赛事的商业化开发之路,也变得不再平坦。

  “对赛事赞助收入确实会有一定影响。没有赛事的曝光,只靠直播的流量,赞助和商单都会减少甚至为零。没有商务的收入,成本依旧,这对俱乐部的打击是比较大的。”一家俱乐部负责人告诉每经记者。

  线上赛的流程大幅简化,资源位和赛事衍生内容也随之减少,赞助商的品牌植入和线下推广都无法得到充分展示,这也是线上赛不得不面对的痛点。

  在姜亚斐看来,疫情期间线上赛,会给俱乐部的运营和商务造成困难。“主要困难来自于赞助商投入会减少,那么俱乐部的商务收入也会减少,也会影响俱乐部预计建设的主场计划。”

  张易加向每经记者分析认为,因为无法举办线下赛事,对于赛事执行商来说,面临营业收入的下降;对于俱乐部和版权方来说,也面临着商务合作拓展方面的困难。“短期的收入下降也会导致运营和人力成本的紧缩。”

  “我们之前最为担心的就是停赛。如果职业赛事停赛,就意味着整个行业停滞不前,将会带来更大的负面效应。”张易加坦言,在忐忑中,KPL联盟决定采用线上赛的方式,“目的也是让行业的核心参与方都保持正常的运作。”

  为了尽量保障赞助商的权益,各大赛事联盟都想尽了办法。开赛前,KPL联盟就将赞助商提供的商品送到参赛俱乐部的基地,“将品牌权益给予曝光”。另一方面,也为赞助商开发了新的节目和线上权益,“增加赛事过程中的曝光量”。

  “线上比赛模式下,缺少以往线下关于赛事素材的收集,无疑增加了俱乐部在内容制作上的难度。”上述RNG相关负责人表示,商业方面许多权益都是在线下比赛时执行的。如今疫情突现,打乱了赞助商与俱乐部的既有规划。

  “这是不可抗力,RNG一直在思考线上产出和赞助商的合作内容,以弥补线下赛事无法举办的不足。”上述负责人透露,也有厂商因为RNG线上内容做的不错,主动谈主播商务等合作。作为中国头部战队之一,RNG的赞助商包括梅赛德斯奔驰、惠普等数十家顶尖商业品牌。

  “有一句话说得很对,线上赛很难,但是不做更难。”姜亚斐觉得,得益于电竞的特殊性,只要比赛还能打,观众就可以观赛,俱乐部就能正常运作。目前,没有落地赛事,赛训、运营、商务多少都会有些影响,“可我相信大家只要打好每一场线上赛,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有突飞猛进的发展也是有可能的”。

  中长期来看,电竞产业规模不会缩水 再有5年,这个产业将进入壮年期

  2003年,国家体育总局宣布电竞为体育竞赛项目后,直到2018年电竞才踏入主流体育赛事大门。2018年,电竞体育化出现了关键性进展,在雅加达亚运会上,电竞第一次作为表演赛出现,中国队摘得两金一银的荣耀。随后的东南亚运动会,电竞正式作为比赛项目。iG的刷屏,为中国电竞再次注入一剂强心针。

  2019年,Ti9在上海举办。同一年,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(GEF)的成立将电竞行业的发展往前推了很大一步。

  2020年,本应也是电竞大年。S10全球总决赛落地中国,2020年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总决赛将落地北京,KPL及PEL如火如荼,移动电竞呈现出猛烈的势头,各路玩家不断加注。

  以头部公司腾讯为例,每经记者注意到,腾讯在最新财报中提及LPL及KPL巩固了腾讯全球电竞地位。张易加也表示,从财报中可以看出公司对于电竞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,这几年腾讯也在持续加大这个领域的投入和布局,从目前的进展和效果来看都很不错。此外,电竞对于游戏的活跃度提升和生命周期的延续也有比较直接的作用。

  不过张易加也告诉记者,目前KPL更看重电竞业务的用户规模和体验,以及产业生态建设,财务层面会有一定的增长,但并非关注焦点。

  因为疫情,电竞蓬勃的发展势头一下被阻,电竞产业再一次受到冲击。每经记者了解到,目前也只有头部玩家还能扛住压力继续向前。如今年2月,RNG还和央企中国电子合作成立了电竞平台公司中电创智。相比之下,一些中小俱乐部、第三方赛事公司已经撑不住离场。

疫情之下:中国电竞的中场战事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  “有些公司之前一直做线下赛事,或者线上赛事他们不熟,不会做,那对于业务可能就会有损失。”应书岭告诉每经记者,VSPN在线上的经验可以说非常丰富,“我们不担心电竞赛事如何办,只要办我们就能做。”

  据了解,目前王者荣耀、和平精英、PUBG、QQ飞车手游、穿越火线等多项顶级电竞赛事都是VSPN进行制作的。截止3月底,VSPN已经启动和运营了10个电竞赛事项目。应书岭还透露,VSPN今年在海外也会有超过1000场的赛事。

  更为行业人士关心的是,电竞产业是否会缩水。应书岭认为,在这个时间点,没有任何传统体育项目可以满足消费者,电竞这时候接过商业化体育的大旗,不会缩水。他判断,“再有5年,电竞将如日中天,进入壮年期”。

  “从中长期来看,电竞产业规模不会缩水。”张易加也说,线上赛的开展,给行业带来了较大的信心,“电竞作为一种数字内容形态,可以发掘的空间还是很大。”

  回到比赛现场,虽然线上比赛,选手们只是在一个个房间里,但队服、打call装备一个不少。屏幕后的他们用心比赛,屏幕前的观众边看边发弹幕,可以称之为互联网的文化和消费奇观。

  作为新时代数字体育的电竞,只是遭遇了一场青年危机,大家都坚信,在这场全球灾难里,中国电竞能寻到生机。

【加入Bodog博狗娱乐场的行列,手机电脑畅玩各式主题老虎机及牌桌游戏,不论在家在外,都能随时娱乐一下。还有以下优质迎新礼等您来拿。】
即日起,我们为新玩家准备了满满的福利!只需注册Bodog博狗账号并完成首存,即可获得88次免费旋转,让您免费畅玩指定游戏。与此同时,你还有一份专属的迎新奖励任您挑。

【更多Bodog电子竞技游戏新闻资讯,请关注新博狗(www.newbogou.com),电子竞技投注就来博狗体育,博狗沙巴体育平台】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newbogou.com/dianzijingji/51825.html
关注我们:立即加入  新博狗 ,领取你的免费10美元奖金,开始游戏比特币赌场游戏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新博狗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评论已关闭!